江西中医治疗癫痫病的疗法

2017-11-18 20:13

首页 > 山西日报 > 01
分享到: 评论:

    

杭州治疗癫痫的药有哪些,浙江专科治癫痫病医院,上海哪儿治小儿癫痫病好,浙江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上海治疗癫痫一般得多少钱,江西神康脑科癫痫病医院,浙江治疗癫痫病的重要有哪些,浙江治癫痫什么方法好,浙江那个医院能治癫痫,江苏癫痫哪家医院治的好

  原标题: 湖南桃江四中数十高三生 ,有学生被下达病危通知 

  张昕一直想读军校,但“现在即使病好了,身体也没办法读军校了,肺部会留下阴影”。说到这里,之前交谈一直乐观的她,眼圈开始泛红。

▲湖南省桃江县第四中学,今年8月该校高三364班爆发大面积肺结核。图片来自网络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曝光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第四中学,出现群发性肺结核感染症状。11月16日,据媒体报道,桃江县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称,8月至9月期间,他们通过筛查,共发现30多例疑似病例,其中20多例最终被确诊。

  新京报记者11月16日从该校学生处获悉,从学生自行搜集核对的名单来看,全校已有74人确诊,其中原有89名学生的高三文科364班,感染人数已超50人。其余感染者所在班级,也均为接收364班转过去同学的班级。

  桃江县疾控中心、桃江县教育局对此均表示,具体感染人数不便透露,已将数据汇总至湖南省疾控中心。至发稿时止,湖南省疾控中心尚无回应。

  11月16日,湖南桃江县发布通报表示,截至11月15日,近90%的患病学生经省结核病防治所专家组会诊确定,已经复学或者可以复学。

▲学生确诊的证明。受访者供图

  

  桃江县四中是当地市级重点高中,每年期末,学校都会进行一次“筛考”,成绩好的同学能顺利转入优生班,成绩不好的则转去普通班。

  2015级364班是该级15个文科班中唯一的优生班。2016年六七月间,一名样貌文弱的男生经常咳嗽,张昕(化名)当时是他的同桌。她记得,去年夏天时,同桌最开始是感冒,吃了感冒药和止咳糖浆之后依然不见效。

  去检查后,同桌便休学了。之后两人偶尔聊天,同桌告诉张昕说“觉得肺都要咳出来了。”但是,同学们并不知道这个男生得了什么病。同班学生小梅(化名)回忆:“当时老师

  没有告诉我们检查结果,也没说让我们也去医院做检查,我们都是私下里听说,他得的是肺炎。”

  此后,这名男生办理了休学,休学一年后复学就读于高二年级。

  2016年高一下半学期,班里另一名男同学也出现经常性咳嗽。到了期末,这名同学提出自己要转学。

  小梅说:“他期末考试都没考完,就收拾书包说要回家,接着就转学了。当时我们都不知道原因,后来才知道,他是因为肺结核。”

  2017年1月,364班姜欢(化名)发现,自己的同桌在吃治疗肺结核的药。她现在回想起来,这位同桌应该是班里感染肺结核的第三人。

▲学生确诊的证明。受访者供图

  

  2017年4月30日,黄鑫(化名)被确诊为肺结核。那时,他刚由364班转到了375班。

  他感冒发烧了,母亲张悦(化名)带着他去桃江县人民医院打吊针,检查结果是疑似肺结核。肺结核在当地叫作痨病,在张悦的印象中是很严重的病,“是治不好的”,张悦急红了眼。

  他们去了县疾控中心进一步检查,黄鑫由此确诊。县疾控中心医生告诉黄鑫,“是阴性的,不会传染,不需要休学”,张悦听从了医生的建议,黄鑫此后便一直继续在学校上课。

  这位医生还告诉黄鑫一家人:“你们很幸运,如果不是因为感冒现在发现,以后越晚发现会越严重。”

  最初,张悦同许多家长一样,以为只有自己的孩子得了病。直到2017年7月份,她带着孩子去疾控中心拿药时,碰到了好几位认识的同学,而且都来自364班,才开始觉得奇怪。

  364班崔佳琪(化名)的母亲也是在7月份开始怀疑学生发生集体感染的。母亲在7月10日下午接到宿管老师电话,得知儿子在学校跑步时吐了血,被带去县人民医院检查,拍了CT后确诊为肺结核。但她以为,只有自家孩子有病,害怕影响孩子,“都不敢告诉别人”她哽咽道。

  在崔佳琪住院几天后,母亲去疾控中心拿药,无意间听医生提到“364班好多同学都来拿药”,才开始怀疑。她追问,为什么364班好多同学,对方称需要保密,便再没有更多信息透露。

  

  时至2017年暑假,桃江四中将毕业班的暑期补课停了下来。7月28日,学校通知高三年级放假十天。

  这很不寻常。桃江四中是镇上唯一一所高中,364班是年级唯一一个文科优生班。该校向来对学习抓得很紧。在张昕的记忆中,从高一开始,他们平常周末也上全天课。高三之前,上半个月课放两天假,到了高三,就只放月假,即每个月月底放两天。寒暑假也一直都是放十几天,其余时间都在学校补课。

  一名后来感染的学生家长称:“孩子听说放假都高兴坏了,我们根本不知道是为什么要放假。”

  到了8月6日收假回来的晚上,364班班主任易跃新叫了三个男生去办公室谈话。学生方敏(化名)回忆,以为是叫出去搬新书,结果这三个男生回来后告诉他们,学校让他们休学,重点在于,“这三个男生都是和前不久转学的学生玩得好的”。

  这三个男生,都出现在学生自行搜集的肺结核感染名单中。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班上仍有同学陆续出现身体不适,几乎每天都有人请假回家。

  

  更多家长依然不知情。364班的宋畅(化名)在8月8日被确诊为空洞性肺结核。

  8月6日,宋畅告诉妈妈自己有点咳嗽,想去大医院看看,可妈妈觉得并没有那个必要。她以为,咳嗽无非就是有点感冒,镇上的医院去看看就行了,去县里要耽误学习。

  宋畅拒绝了,坚持要去大医院治疗。妈妈不明白当时孩子的坚持。终于,8月7号放学回家后,宋畅才哭着告诉妈妈:“我的同桌得了肺结核休学回家了,我必须得去大医院检查。”

  此前一晚,被学校劝说休学的三位男生之一,正是宋畅的同桌。

  宋畅妈妈这才着急了。第二天一早,宋畅在县城的桃江中医院,查出空洞性肺结核。接着他们又去了县疾控中心,结论并没有改变。

  “我不相信,我的孩子只是咳嗽,没有吐血,怎么可能是肺结核?”宋畅妈妈回忆说。从那时起,宋畅就开始休学,吃药,没过多久便开始吐血。宋畅妈妈哭着说:“自从病了以后,他就再也没碰过书本,他没有信心了。我第一次带着他去复查,走在路上的时候,他的眼睛就呆呆地看着其他学生背着书包上学,我心里真的好难过。”

  这位妈妈说:“学校肯定是早就知道有得这个病的学生了,如果能早点采取措施,我不敢说我儿子就不得病了,但至少能容易康复些。”

  目前,宋畅的状况有所好转,但妈妈还是担心:“现在儿子变得动不动就感冒,时不时就头晕头疼,以后就算考上了大学,也不知道学校会不会收了。”

  

  随着请假人数的递增,学校从8月10日开始组织班里同学做血检,结果又发现了4个疑似病例。方敏回忆当时的情况说:“检查回来班主任安慰我们说只有4个,大家可以放心学习。”

  但是,同学们没有彻底放心。班里不少觉得自己有些症状的学生,还是自行请假去别的医院检查。这些再去检查的学生,后来再未返校。

  364班张昕是在学校组织集中血检之后的8月16日被确诊的,“只给我们一个班查,因为之前我们班很多人生了病。”

  做完血化验的当下下午,老师开车载11名可能有问题的同学去了县疾控中心拍胸部影像,做进一步检查。拍完学生们继续回校上课,检查结果则直接返还学校。她记得,当天晚饭时,班主任还告诉大家“11个同学都没有任何问题”。

  不料,一两天后,张昕被通知片子有问题,请家长带去复查。8月16日,7名同学被确诊为肺结核,开始休学。

  她告诉记者,他们确诊后,班主任曾告诫大家,“这种事情不要宣传出去,不能让全世界都知道你们有病。”

  方敏向记者描述称:“休产假的英语老师托课代表告诉我们要带好口罩,第二天我们带着口罩去学校,结果还受到同学们的排斥,在厕所、楼道,大家看着我们都绕道走。”有学校老师也告诉他们这样“影响不好”。之后,他们都取下了口罩。

▲学生确诊的证明。受访者供图

  

  随着请假人数一天天递增,学校再度决定8月20日至27日给高三年级放假一周。

  这个放假通知,364班的同学在8月18日就接到了,方敏说:“18号下午第五节课,数学老师走进来说,我们班因为发病的人更多,所以大家提前放假让家里人带着去体检。”

  学校还规定,只有体检合格拿到复学证明的学生,才能在8月27日回校上课。但这个89人的班级,在27日回到课堂的,只剩不到50人。

  364班的姜欢凭借自己的记忆并向患病的同学核实后,做出了一份确诊名单。她告诉记者,10月15日,学校为了大家尽快复课,再次组织学生在桃江县人民医院进行了CT检查,而在当时医院做CT排号表的屏幕上,就显示出有44位同学。后来检查结果又确诊了10个左右,截止15日,这份名单中被确诊的人员有74人,其中364班的学生就超过50人。

  李义军等家长告诉记者,最近的一次检查是在11月7日,又发现了14例,“越晚发现越严重。”其中病情最严重的学生,已经从桃江县人民医院转至长沙,医生甚至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目前网传有学生已出现肺癌的情况,记者在11月16日联系其父亲了解到:“经省人民医院检查后,还不能确定就是肺癌,但有可能发生,明天会做进一步检查看向那方面发展的几率有多大,病情确实不容乐观”。

  

  针对学生患病的根源,家长们从8月中旬集中检查多人确诊后,开始联合起来找学校要说法。对于孩子染病的原因,学校方面的回答也并没有让家长满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回忆道:“学校称学生的肺结核的成因还很难说,也可能是外界空气污染、家族病史等原因造成。”

  他告诉记者,自己的孩子在3个月前就确诊为继发性肺结核,在询问了襄阳医院的医生后知道,这一类型的肺结核属传染导致。据该家长了解,目前出现感染的375、361班,也均接收了从364班转过去的学生。

  该家长认为,学校对学生故意隐瞒了病情。他解释说:“之前我们一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8月18日班主任突然在微信群通知,让家长带着孩子去县人民医院做检查。结果一查,我的孩子就检查出了这个病,当时右侧肺部已经出现了一个坑,有一定程度溃烂。”

▲学生确诊的证明。受访者供图

  

  到目前为止,一些同学虽然参加了11月高考报名,但对记者表示,自己无心学习,可能无缘高考。姜欢说,由于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将休学一学期,家长也担心在学校食堂的营养跟不上,坚持让其在家复习。

  据她了解,已有20多名同学复学,在继续吃药,回校后小班上课。其余病情不严重的学生,则选择在家治疗,仍有10来名学生在医院住院。

  艺术特长生苏田(化名)本为长沙的专业课学习缴纳了3万多元学费,无论专业课还是文化课都把握很大,“一直以来的梦想,现在却必须要放弃了。”

  苏田的母亲看到“双肺感染”的检查结果后随即晕倒在地。11月16日,她向记者回忆时多次哽咽,她从高一开始就跟着女儿陪读,女儿生病后,“每天就是哭,脾气暴躁,也不愿意吃东西,高考怎么办?”

  在苏田写的《救助申请书》中提到,服药两个月来,自己整个人都变了,第一次因药物反应住院半个多月,第二次则直接被救护车送往医院。而父亲却在此时提出了离婚,亲戚看到自己都会躲开,她“不想再看到亲人以异样的眼光来对待自己”。

  张昕一直想读军校,但“现在即使病好了,身体也没办法读军校了,肺部会留下阴影”。说到这里,之前交谈一直乐观的她,眼圈开始泛红。

  对于孩子接下来的学习计划,家长与学校进行多次沟通。一名患病学生的家长称:“学校现在为学生申请了20多兆的网线,让学生在家同步上课。”对于家里或在医院没有电脑的学生,姜欢说:“学校拿出了机房的电脑,让大家写了借条,出借时间为3个月,现在时间已经到了。”

  此说法得到了多名家长和学生的证实。

  此外,该家长还表示,经过多次协商,学校同意把暑假补课费退回,这学期的学费也不再缴纳。如果因病情没有考上大学的学生,明年可继续在该校免费上学。不过,目前还是口头答应,并没有签订正式协议。

  针对各类赔偿事宜,家长称,目前只有在桃江县内医院的治疗费用可报销,如果选择去县外的医院治疗,学校则难以支付。据了解,有病情严重的家长已在治疗上花费近10万元。

  

  新京报获得一份桃江县人民政府于10月31日的《桃江县第四中学患肺结核学生家长诉求现场答复会议纪要》显示,“10月10日,在桃江县第四中学图书馆阅览室,县长黄劲主持召开了桃江县第四中学患肺结核学生家长诉求现场答复会。县委政法委、县信访局、县教育局、县疾控中心、灰山岗镇人民政府、县医保所、桃江四中等单位相关负责人参加了会议。会议广泛听取了患肺结核学生家长诉求,各部门就家长疑问作出解答。”

  这份会议纪要称,县卫计局将聘请省市内专家组成专家组,按“一人一案”原则全面会诊,经确诊治疗后,达到复学条件的,开出复学证明,及时安排复学;所有患结核病学生的门诊治疗费用凭医院正规发票全额纳入报销范围;住院费用按保内费全额予以报销,医保报销后剩余部分的治疗费、医药费、住院费由县政府统一解决。

  同时,患病服药6个月的,予以救助资金3000元,患病服药9个月的,予以救助资金5000元,病情严重的,专题研究处理。

  11月16日,湖南桃江县在桃江县政府网站发布通报,回应了桃江县四中肺结核突发事件。

  通报显示,2017年8月19日,桃江县第四中学发生肺结核病突发公共卫生应急事件。疫情发生后,桃江县先后10多次邀请省卫计委、省疾控中心、省结核病防治所、市卫计委、市疾控中心领导专家来桃,进行技术指导和病例会诊。

  通报中称,截至11月15日,近90%的患病学生经省结核病防治所专家组会诊确定,已经复学或者可以复学。

  通报表示,学校为居家治疗学生家庭安装网络、配备电脑,通过网络教学让全部居家治疗学生与全班学生同步学习;抽调骨干教师“一对一”上门辅导;所有患病学生的门诊、住院治疗费用按医保政策报销后,剩余部分由县政府统筹解决,对服药治疗患病学生给予适当的资金救助,患病学生学费、校内住宿费、在校就餐费都作了具体安排。

  通报称,“下一步,重点做好以下四项工作:一是不惜一切代价治疗患病学生。二是定期对密切接触人群进行严密监测与筛查,防止疫情扩大。三是全力做好家长情绪疏导和学生心理引导工作,减少对学生成长的影响,确保社会稳定。四是全面加强传染病防控教育,增强全民防治意识。”

  11月16日,桃江县教育局政务服务股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大部分学生已回学校上课。还有学生正在省级医院治疗,具体人数不能告诉,他们已把数据报给省疾控中心。

  这名工作人员称,对于复课的学生,由省级专家开出复学证明,同意他们回去上课。教育局和学校则帮学生治好病,帮他们补上功课,做好心理疏导,学生的治疗费用全由县政府埋单。

  11月16日,桃江县疾控中心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拒绝采访,具体人数不便透露。桃江四中和该县疾控中心均表示具体情况由县委宣传部发布,但记者多次拨打桃江县宣传部新闻中心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最早将该事件爆料出来的网友,是桃江四中364班的学生李淼。她在8月19日被确诊为肺结核。在备战高考前夕,同班同学成了同病房的病友。17岁的李淼说,她对未来感到迷茫,希望学校能为此事负责。“我们应该有灿烂的明天,而不是失去信心的明天。”

  “四张病床上住的全是我的同班同学”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候确诊的?

  李淼:8月19日。在前一天下午,班主任走进教室,说等一下就可以回家,给我们放假,让大家去疾控中心做一个检查,拿健康证明来复课。接下来三天,我们班同学陆续做了检查,44个人感染了肺结核。

  新京报:拿到检查结果,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李淼:我给在外地工作的爸爸打电话,哭了,觉得自己很迷茫。其实我之前跟我爸说要去检查,他还以为我逗他。因为平时我体质还挺好的,运动得多,吃饭也不挑食,长得比较壮……

  新京报:要住院吗?

  李淼:开了药在家吃。9月1日晚因为过敏被送到医院,住院到18日下午。我在县人民医院住院,那个病房里,四张病床上住的全是我的同班同学。

  新京报:不能去学校,这段时间怎么学习?

  李淼:检查后,健康的学生都回学校正常上课了。回家的学生,远程教育。学校借电脑给我们,我们在家里看老师上课的视频。我们高三每个月都有月考,老师会把试卷送到家里来。

  新京报:还能像在学校一样正常学习吗?

  李淼:我药物反应很严重,导致神经衰弱,这些天都是凌晨两点才能睡着。在平时,我们班是十点半下课,洗漱之后,很累很累了,躺在床上就睡着了。以前每天6点上早自习,晚上10点半下晚自习,除了吃饭和午休都在学习,现在没有心思在家里搞学习,每天能静下心来学6个小时都很难。

  “明年高考还能不能参加了”

  新京报:为什么到10月22日才开始发微博爆料?

  李淼:10月21日,爸爸带我去医院复查,同时给爷爷奶奶做检查。爷爷的CT诊断报告显示,右肺上叶炎症,建议抗炎后复查排除结核。医生说我爷爷可能也感染了结核杆菌。我感觉我自己是罪人,感染上自己的亲人。当时我很无助,就想到了去微博上求助。

  新京报:网上有些人说你抹黑学校。

  李淼:不光是网上,别班的朋友说他们班主任也会在班上说,我们爆料是给学校抹黑、丢脸,不顾学校的名誉。我们也很无奈,如果学校愿意站出来,我们不会爆料。我们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为什么我们要像杀人犯一样被别人躲避、嫌弃?

  新京报:想过明年的高考吗?

  李淼:这也是我们和家长最担心的。希望学校站出来告诉我们,明年高考还能不能参加了,高考体检还过不过得了。学校能否跟教育局说一下,记录一下我们是肺结核病人,让我们正常参加高考。但学校到现在没有保证我们一定可以参加高考。

  我还担心未来身体的恢复情况,能不能痊愈。从11月7日到现在,又有几位同学被确诊。有个女同学,肺结核引发了肠结核和盆腔结核,她才17岁啊。

  新京报:现在的学习状况怎样?

  李淼:生病以后我的进度就跟不上了,我报了补习班,每天自己在家里看网上的辅导视频。不过这几天看到各种各样关于同学病情的消息,看着家长群里哭晕过去的家长,很难静下心。

  新京报:你对自己的未来有规划吗?

  李淼:我想学中医。爸妈希望我不要离他们太远,我想考湖南中医药大学。

  新京报:经过这件事,目标会有变化吗?

  李淼:没有。但我不知道学校会不会因为其他因素不收我。

责任编辑:霍宇昂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江西治疗癫痫病怎么选择医院

山西内陆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专业

视频/ 安徽有治疗癫痫的好医院吗
新晋界浙江治疗癫痫好的专家